Wednesday, August 9, 2017

砂拉越不要一马公司2.0

砂首长阿邦佐于昨日宣布由砂拉越政府全权拥有的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已经正式成立。这固然是件让砂拉越人感到欣慰的事毕竟砂拉越在过去54年在国阵政府执政下我们失去了太多特别在砂拉越的资源分配权和砂拉越的发展。

但是令人感到纳闷的是为何砂首长却不敢对外公布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甚至首席执行员的身份都要保留?这对整个公司还没开始就让它蒙上阴影也让砂拉越人民感到政府有所隐瞒的议程。

行动党绝对支持成立砂拉越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公司全面参与砂拉越在该领域的开发和发展。可是前提是我们要一家透明和良好管理的公司而不是一家剥夺砂拉越人民权益来照顾砂拉越国阵领袖们的朋党公司。

该公司的成立是为了参与砂拉越的石油及天然气的开采领域,而这些天然资源是属于全部砂拉越子民的资产,它不是砂拉越国阵甚至首长的私人公司,所以砂拉越人民是绝对有权力知道是谁在运作这间属于全砂人民的公司。

虽然阿邦佐强调没有政治人物在董事会内,但是这并非就能保障该公司的独立性及透明度。砂拉越州务秘书代表的就是砂拉越政府领袖,所有的权力归一个非民选的公务员将产生许多问题。这家公司将可以不必向州立法议会汇报他们的运作因为他不归于州政府管理而是董事部和首席执行员和他的管理层。可是现在州政府甚至要隐瞒这些一把手管理砂拉越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董事部和首席执行员什么能让人民信服?

砂行动党认为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的领导层不止不可有政治人物,甚至也应该制止与政治人物相关或家族成员的参与!因为一旦有这些人物渗透在其中还是将可能被操控而导致只有那些具有朋党关系的大型企业才可受益于石油与天然气下游工业,因此存在了一定的风险。

所以砂行动党吁请阿邦佐不要有任何的隐瞒即刻公开整个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领导层成员的名单及背景供全民审查以保障我们砂拉越人的整体权益。


砂拉越发展银行是否会变成另一个一马公司?

另外,我也敢到费解为什么阿邦佐同样的不敢透露砂拉越发展银行的董事会成员以及首席执行员的身份?

砂拉越政府必须吸取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前车之鉴,不要让发展银行最终成为朋党的提款机,假设砂拉越发展银行的运行模式没有受到严格的审慎以预先防备官商勾结,难保有一天发生批准贷款拯救一些面临清盘的与当权者有裙带关系的朋党公司以谋私利的事件,甚至变成另一个一马发展公司。
我们可以看到一马发展公司(1MDB)就因着政商勾结,黑箱作业而没有充分利用人民的纳税钱作为预期的发展项目,反而将钱存入朋党和“大马一号官员”的私人户口,最终拖垮整个大马经济,而如今全民也被迫为一马公司的债务买单。

令人感到不安的是砂拉越发展银行的操作和公司架构有的和一马发展公司有点相似,他们都是一家政府所拥有的公司可是却不是任何内阁部门管辖的而是由董事部和首席执行员决定他的运作。

砂拉越国阵政府必须公开让人民审核整个发展银行的领导架构及建立一个透明的运作模式,以确保良好的审慎管理以及银行管治保障,维护和避免滥用财政资源和储备金。

因此,砂拉越行动党促请砂首长阿邦佐:

1)立即公布砂拉越石油天然气公司(PETROS)与砂拉越发展银行(SDB)的董事会及决策者的背景和个人履历,以减少利益冲突或者裙带关系的风险。

2)该两间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在经过砂拉越政府委任后,同时也必须在砂拉越州立法议会内接受审查及通过。

3)与此同时,政府必须立法要砂拉越石油公司和砂拉越发展银行向砂拉越立法议会负责并透过砂州立法议会成立朝野代表组成的特别监督委员会,分别授权他们定期审核砂拉越石油天然气公司和砂拉越发展银行的所有交易往来及帐目。

随着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公司(PETROS)与砂拉越发展银行(SDB)的设立,往后将动用到砂拉越政府的大量资金,因此在这过程中必须步步为营被防止最终这些公司被当权者操纵让朋党们牟私利。

砂拉越行动党提醒砂首长阿邦佐必须秉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做为借鉴,不要让这两家原本是用以振兴砂拉越发展的公司却最终成为压垮砂拉越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培根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 



Tuesday, July 11, 2017

砂拉越人联党把砂拉越权益给败了

砂拉越人联党把砂拉越权益给败了 !
人联党主席声称该党是为了砂民而存在是在自欺欺人,历史至今时今日人联党的所作所为一次又一次证明他们在勾结巫统,狼狈为奸把砂拉越的权益一一断送 !
人联党于1959年成立时就不断的宣扬本土政党才能捍卫砂州的权,但是可笑的是1976年人联党当时全部的国会议员竟然在国会内一致支持当时《联邦宪法》修改法案导致砂拉越从原来的马来西亚3邦之一的地位,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
一个自称以捍卫砂州权益为其目标的政党,为何其全体国会议员会任由砂拉越的地位被贬为马来西亚13州之一?反而是当时还未踏足砂州的民主行动党,在国会反对修改有关宪法条文。
这已证明当时人联党当时就已经开始惧怕他们的巫统主子,为了顾及本身的部长职位,宁可砂州被降格也不敢反对有关修宪。
已故前首长阿迪南也曾经指责过去的国会议员在睡觉,我们认同已故阿德南首长这番的肺腑之言,他也的确道出了历史的真相。
自建国以来,砂州权力都在砂州国阵手上,是砂州国阵把自主权出让予联邦政府。砂国阵把教育、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彊界主权等让予联邦,砂州国阵与联邦国阵狠狈为奸下,砂州失去了自主权。甚至过去当行动党在砂州立法议会内提出拿回20%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以发展砂拉越时人联党根本没给予支持。
尤其是当中备受关注的就是教育自主的权力,砂州在大马契约18条约下拥有教育的自主权。可是在70年代这项极为重要的权利却被砂州政府毫无条件的情况下拱手让给中央政府。为何针对这些人联党都不啃一声?如今却高喊要争取砂州权益,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自欺欺人!
因此,砂州基本建设落后,沦为大马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应有的权益被腐蚀;如果要追究责任,人联党就是其中之一。砂州会演变成如此不堪的局面,这要拜这些所谓的本土政党所赐,砂州的权力都是被他们一点一滴的出卖了!以致五十多年来砂州人民必须过着“乞讨的生活。
此外,2014消费税法案于201447在国会中寻求通过,只有反对党的国会议员不支持通过消费税制度,砂国阵国会议员都全数支持消费税,其中包括了人联党的内阁部长;此外,连国会上议院也通过了,而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即是国会上议员。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甚至在2014924日还表示“消费税带来更大收入,可回馈给人民更多的发展用途”。
可是最终当这项税务政策实行后,事实证明它导致百货通胀,使平民百姓生活百上加斤,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与此同时也拖累了砂拉越甚至整个马来西亚的经济成长。可悲的是人联党还在继续支持巫统主导的国阵让巫统不断无理地削减津贴。
更甚的是,近期人联党也在国会内支持旅游税的落实,这税务一旦开跑将扼杀砂拉越旅游业的竞争力,遗憾的是人联党众国会议员们罔顾砂拉越人利益而在没参与辩论下就贸贸然支持该税务法案的通过。
而较后他们的党主席兼上议员的沈桂贤一度在面子书撒谎称自己反对旅游税法案的落实,但是通过翻查国会会议记录后证实该法案至上议院时,沈桂贤根本全程都没有反对过该法案,这显示人联党毫无政治诚信而言。
人联党在大选期间,豪言向人民表示,只有人联党才能为砂人民争取利益,可是最明显的我们看到争取20%石油开采税依旧没有进展,而人联党也继续装聋作哑,依然继续配合西马联邦国阵持续吞噬砂拉越的资源。

时至今天,人联党还在呼吁人民支持首相纳吉,虽然全世界都知道首相还处在马币42亿令吉被转入其私人户口的丑闻之中,同时人联党至今还在呼吁人民支持巫统,虽然国阵政府不断地挥霍国库。而人联党被曝从首相纳吉个人户口收到100万到现在人联党主席还是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令人觉得难以置信。

来届国选的重点不是人联党或任何政党的存活问题而是这个国家未来的前途是否还要继续掌握在贪污腐败的政权手中和是否我们的子孙后代们能够有一个更民主,公平和繁荣的马来西亚及砂拉越。
黄培根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
10-07-2017

Friday, July 7, 2017

公务员必须拥有SPM国语优等乃愚蠢政策

几乎超过48岁的公务员都受影响的愚蠢政策!

针对大马 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阿尔芭说,政府从今年起规定包括合约性质的公务员申请者,都必须拥有大马教育文凭(SPM国语优等(考获C或以上),而那些没有国语优等的原有公务员得回到考场重考国语。此政策凸显国阵治国不力,导致国家发展步伐逐渐倒退。

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于1987年才开始,这意味年龄超过48岁的公务员都没有SPM文凭,所以意味着他们将都得重返校园报考国语,英语,数学,科学,历史及道德,因为初次报考SPM必须得同时报考6个科目。

这些受牵连的公务员若工作之余还得应付课业以保住饭碗,试问一下他们还能专心执行他们的工作吗?单是目前的公共领域的效率已有许多诟病,我不敢想象届时若公务员们得一心二用一边工作一边读书,整个大马公共服务领域的效率会如何的糟糕。
受这项政策影响的公务员相信许多达几十万人,若要他们再回到考场面对重考,是多么的劳民伤财的愚蠢政策?

难道他们过去几十年的工作经验还不抵那一张国语优等的文凭?同时,是否拥有了SPM国语优等成绩就能解决长久以来公共领域的效率问题?

如今看来马来西亚在国阵政府的治理下,即使有大学学位,博士学位,如果没有一张SPM国语文凭就所有的学位都可以被丢入垃圾桶了。

公共领域的运作顺畅是取决于公务员们的能力或知识,而非单靠取决于他们是否拥有大马教育文凭(SPM)马来文科是否有优等成绩。这种荒缪的政策完全只是出自于国阵政府的狭义思维。

在砂拉越,英文是官方语言,行动党一路来不断的倡导砂拉越教育自主权尤其是有关恢复英语教学的学校和制度,但是砂首长阿邦佐似乎对这项公仆须有国语优等资格的联邦政策默不出声,这也可以看出砂拉越国阵在高喊争取教育自主权跟本只是空雷不雨。

针对我国副首相阿末扎希下令要卫生部长苏巴马念医生及首相署部长佐瑟恩杜鲁,就公共服务局撤销UD41级合约雇佣的实习医生需具备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及格的条件一事于内阁会议上作出解释一事,可以看出国阵势必全面实行这项政策。

因此我也请问首相纳吉和副首相扎希,他们是否准备“以身作则”回到考场重考SPM文凭,倘若不能考取国语优等成绩,他们是否也必须马上辞掉官位?

行动党呼吁国阵政府把精力和精神放在良好施政上特别是大马人民都面对经济放缓和钱不够用的问题上而不是天天炒作这种人人厌烦的事情。


黄培根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 
 


Wednesday, June 21, 2017

诗巫行动党与泛婆大道工程承包商进行对话。

目前因为泛婆大道工程进行的影响,东姑阿都拉曼路通往民都鲁的交通岛半边被迫关闭,从而影响到由诗巫市区到机场及诗巫再也的交通。
交通岛半边关闭后,从诗巫到机场及诗巫再也,必须进入民都鲁方向,绕道旧乌也路。而从民都鲁方向驶来的车辆,由于交通岛的关闭,也须使用旧乌也路到市区或邻近地区。
昨日,武吉亚拾州议员郑爱鸰,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及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在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偕同下前往该处视察工程的进展以及对公众的影响。
跟据该工程经理的资料,今早他们一行人前往诗巫再也和负责该项工程的承包商会面,而该承包公司派出了工程经理张先生和行动党进行一项对话及说明会。

该交通岛将被关闭一年以配合在泛婆大道工程下在该处兴建高架大道。

行动党的国州议员也分别在会上向该公司提出多项的看法及建议,其中包括:
1)目前用以绕道前往诗巫机场及诗巫再也的旧乌也路的路灯还是不足够,因此承包公司必须增设更多盏的路灯比如太阳能路灯。
2)承包公司必须在旧乌也路内置放更多的交通指示及警示牌,尤其是转弯处更必须设有反光提示牌以保障夜间使用该路段驾车人士的安全。
3)该段旧乌也路两侧也必须画上白线,以让夜间使用者能意识道路的边缘以免滑出道路酿成悲剧。
4) 由于前往机场,诗巫再也,芦仙等地都得绕过这条凹凸不平的路段,因此承包公司必须要立即重新铺平及填补那些崩裂及有窟窿的路段。
5)随着该路段的车辆大肆的增加而造成上下班的高峰时段严重塞车,因此绕进旧乌也路的路口处红绿灯的转换时间必须要重新调整以舒缓车流量。


承包公司的工程经理张先生表示赞同行动党所提供的提议并会跟进,行动党也表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鼓舞的对话会,借着这项对话会不止能下情上达,也能让整个政府工程的进展度更透明化。


Friday, June 16, 2017

砂州政府退出大马旅游局的政治议程

這幾天鬧得沸沸揚揚的聯邦文化和旅遊部部長納茲理和州旅遊部長阿都卡林的罵戰可能與埔奕補選有某種不可言喻的關係。
早前旅游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但砂拉越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和体育部长拿督阿都卡林因为这政策而双方陷入骂战。一邊說沒有撥款卻要稅收而另一邊則說其實收到的旅遊稅是分成3份(西馬半島,沙巴和砂拉越各一份)。
接著就是阿都卡林說納茲理沒有尊重砂拉越在大馬協議下的權利。而納茲裡卻問,“為什麼砂拉越國陣國會議員和砂拉越內閣部長沒有在國會和內閣裡反對哪個旅遊稅?”
最後砂拉越州政府決定退出聯邦旅遊局來做出好像是抗議的行動,得到許多砂拉越子民的支持。偏偏州部長阿都卡林最後卻說“其實砂拉越旅遊局退出聯邦旅遊局和旅遊稅毫無關係,只是時間上的巧合罷了。”
砂拉越政府其實打算似以强悍作风在向联邦下马威以捍卫砂州权益做一齣戲給砂拉越人民看,而納茲理就盡量配合砂拉越政府。国阵此举可谓一举两得,纳兹里在巫统党内可以塑造英雄形象,而阿邦佐领导的砂拉越政府也可顺水推舟的塑造捍卫砂拉越权益的假象,并炒作本土情绪以钓取砂拉越人的选票。
也有政治觀察員懷疑這齣戲和將可能舉行的埔奕補選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因為砂國陣知道陳長鋒醫生被革除議員資格對埔奕選民是一種侮辱而國陣怕在補選面對選民的反彈所以必須演一齣戲來改變他們的看法。而砂拉越自主權又是砂拉越人民最注重的課題所以不排除這齣戲的演出時間和埔奕補選在74號有特別的關係。
砂拉越政府表面上打着捍卫本土权益的旗帜,但是他们的国会议员在国会内却与巫统暗渡陈仓不断支持联邦政府,其中最令砂拉越不能釋懷的就是在把砂拉越從3邦之一貶成13州之一。
後來砂拉越國會議員和聯邦內閣部長同意和支持下落實的消费税就是最好的佐证砂拉越今天面對的困境都是砂拉越國陣所帶來的。甚至事到如今我们还没有看到砂拉越政府有任何“强硬”作风来否决这个拖累整个大马经济的消费税政策在砂拉越落实。
总而言之旅游税收法令若没有砂国阵国会议员的支持根本就不可能会通过及实行,所以砂拉越国阵就是罪魁祸首
因此我促请砂首长阿邦佐立即出来面对砂拉越人民,并厘清以下疑虑:
1)砂旅游局退出联邦旅游局是否就能解决旅游税的问题?如不,砂拉越政府有什麼對策解決這個將嚴重打擊砂拉越旅遊業的旅遊稅?
2)为什么砂拉越的7位联邦部长在法案提呈前没在内阁里提出反对?沒有他們的點頭,旅遊稅法令根本不能夠以政府法令在國會題呈。
3)为什么今年4月在国会寻求通过2017年旅游税法案时,来自砂国阵国会议员皆没参与辩论而任由法案通过?
4)阿邦佐是否敢向纳吉下马威以索回过去几十年砂拉越被侵蚀的权益,如:20%石油天然气开采税,50%在砂拉越征收的税务,教育,医药和警察的自主权等?
砂拉越政府所谓的强硬作风以及捍卫本土权益根本由始至终都只是在耍嘴皮罢了,在国会内的一些决定性的时刻还是乖乖就范而任由巫统主导的国阵摆布。也就因如此,几十年来在砂拉越国阵治理下许多的权益一块接着一块的被联邦政府给吞噬。
行动党肯定全力支持一切捍卫砂州权益的政策,遗憾的是那些口口声声自称为“本土政党”的砂国阵,虽然他们有足够的代表在联邦内阁和政府甚至足以否决任何不利于砂拉越的政策,但是他们却罔顾和典当砂州人民的利益,选择和联邦政府狼狈为奸剥削砂州人民的权益。
行动党同时也要吁请砂拉越人民理性分析砂拉越的政局,而不要轻易被砂国阵所炒作的本土情绪的政治把戏所蒙蔽而做出错误的抉择。
黄培根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 
13-06-2017


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口无遮拦打诳语

針對人聯黨主席兼砂地方政府部長昨日在人聯黨總部發表“砂行動黨州議員們在拜會砂首長拿督阿瑪阿邦佐哈裡時,其實就首先提出要砂國陣同樣為他們提供相關撥款的要求。”他續稱,在聽聞相關要求之後,砂首席部長表示說,在有關議員選擇加入砂國陣的情況下才會就有關要求做出考慮。

行動黨感到很遺憾和驚訝沈部長口無遮攔的打誑語因為事實根本不是他所說的那般。其實沈部長並沒有出席行動黨議員拜訪砂首席部長的會議所以他根本是捏造事實。那天在州立法議會的會議國陣方面有首席部長,一位副首席部長,還有土保黨的二位部長,而行動黨方面全部州議員都有出席,除了埔奕區州議員因為被剝奪了議員資格所以不能出席。

在該會議後,首席部長要求行動黨不要向外發表他在該會面時所發表的言論。現在看來是國陣沒有遵守君子承諾先在報章發表一些關於會面的對話,更令人感到憤怒的沈部長發表的言論是捏造出來而不是事實。

對於一位砂內閣部長可以為了政治出賣他們的道德底線,砂拉越人民也可以從這件事件中看清他們的嘴臉。行動黨認為砂人聯黨主席作為一個內閣部長應該對言論負責並應該不可透露那天雙方面所達致的諒解,就是不可向外透露首席部長所發的言論。

其實那天行動黨議員在砂行動黨主席兼哥打聖淘沙州議員帶領下拜訪砂首席部長就是要剛上位的首席部長繼續爭取砂主權,包括石油天然氣開採稅,砂教育自主權,砂醫藥自主權和砂警察的自主權等關乎砂和砂人民的權益。

在會議中砂行動黨主席張健仁向首席部長承諾如果在來屆國選希盟入主布城我們還是會給予砂拉越政府20%石油天然氣開採稅和50%在砂拉越收到的稅。會議也談及首席部長公佈的古晉鏈接西連,哥打三馬拉漢地區的輕快鐵計劃和整個計劃的可行性等等關乎砂拉越人民切身的課題。

在會議的尾端,因為砂首席部長曾經在報章上談及砂拉越國陣政府撥款給所有的議員造成民眾誤解認為行動黨的議員也有收到哪些撥款,其實我們根本沒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撥款,所以行動黨朋嶺區州議員楊薇徽就向首席部長提出必須公平對待所有的州選區和選民。

行動黨議員也向首席部長說明槟州和雪州的州政府都有播出選區發展金給予那兩個州的反對黨議員而砂拉越的政府也應該公平對待只有的民選議員和他們代表的選區。首席部長根本沒有說出行動黨議員必需加入國陣而是表示他會考慮我們的建議。

其實楊薇徽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而是在民主體制下政府必須公平對待所有的人民而且在選舉中尊重人民的選擇。我們政府的錢不是來自國陣的政黨而是納稅人和國家的資源,人民也不分選區的必須納稅給予政府。

行動黨知道沈貴賢認為選區撥款就是人聯黨的王牌所以常常利用這個課題來威脅選民必須支持他們,所以明白他極不願意看到政府撥款給予行動黨的州議員。可是他貴為一個內閣部長應該知道民主制度下政府必須公平對待所有的選民和政府的錢是來自稅務和國家資源而不是他們的政黨。

行動黨用最強烈的語言譴責拿督沈貴賢那麼的小人把君子協議撕掉還捏造事實來達致他狹小的政治議程。如果他還有一點良知,我們呼籲他可以為他錯誤的言論向砂拉越人民道歉。

砂行動黨副主席兼柏拉旺區州議員

4/6/2017


黃順舸部長推薦儿子黃祈耀出戰國選

對於今天報章報到黃順舸部長推薦他的公子黃祈耀出戰國選,行動黨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因為政治觀察員都認為黃順舸最近許多的舉動都是為了兒孩子往後的政治道路鋪路。

現在感到最不安和氣憤的應該是人聯黨詩巫區的領袖,特別是已經被人聯點名出戰詩巫國會選區的人聯黨巴旺阿山支部主席劉會耀。劉會耀曾經在去年的州選最後一分鐘被國陣割愛讓路給聯民黨的劉文惠,這次如果再被割愛給聯民黨的黃祈耀真的可以說就看不到還有什麼機會能夠在國陣旗幟下出戰了。這次要來臨的國選將決定劉會耀的政治前程,如果他還是沒有機會上陣的話那麼他也可以從政治中退休了。

當然人聯黨如果在來屆國選失去詩巫國會選區的出戰權,那麼就如政治觀察員所說的詩巫歸聯民的政治定位。那麼曾經是人聯黨政治心臟的詩巫就變成人聯黨永遠的傷痛了。也赤裸裸的顯示人聯在國陣的地位是“可有可無”的配角,如果連出戰權都爭取不到還能替人民爭取什麼呢?那麼一路來行動黨批評人聯黨是一個當家不當權的政黨又何錯之有?。

對於行動黨來說,不管是人聯或聯民,他們都是國陣的一份子,也是巫統的政治夥伴。他們的贏只是鞏固巫統的政治霸權和延長首相納吉的相位罷了。反之的話,行動黨如果贏了詩巫和南蘭國會選區就打擊到巫統的實力甚至可能作為改朝換代的決定性議席。

對於黃祈耀突然從311號在報章上的還未夠資格成為候選人 改成今日的只好坦然接受,市面上許多民眾有許多有趣詮釋。
有的人問短短3個月裡面就有這麼大的變化,是否有特別內情?
有的則說,是否跟陳長峰議員資格被剝奪一事有關?
一些政治分析者則問,是否以前聯民爭不過人聯所以黃祈耀那時候說只能謙虛的回答沒有資格 ,而現在埔奕事件改變了聯民黨,特別是黃順舸部長在國陣的地位,所以現在可以和人聯叫陣了?

公眾也希望黃祈耀可以出來澄清一下為什麼他在短短幾十天內就改變了他是否有資格成為候選人的態度。畢竟黃祈耀必須面對公眾的詢問也必須向詩巫人民坦白才能贏回一點尊敬。

對於黃祈耀所說的“5年計劃 我感到驚訝為什麼他沒有問也是他父親的黃順舸部長自從他在1996年成為部長20年以來為詩巫的發展做了什麼貢獻?是否連黃祈耀也認為黃部長不能為詩巫帶來什麼新點子所以必須由他來為詩巫的發展把脈和拯救詩巫。

選民有許多許多的疑問要黃祈耀回答(當然如果他當選的話) 
1)    作為一個國陣的國會議員他是否能夠反對納吉施政的偏差,貪污腐敗的政權,包括質問納吉關於1馬發展公司的弊案?
2)    改變巫統國陣越來越嚴重的種族和宗教政策?
3)    是否他贏了可以挽救馬來西亞快要變成一個失敗國,去除8000億的國家債務?
4)    是否他的五年計劃可以讓巫統公平對待所有的大馬公民?是否可以改變土著和非土著的待遇?
5)    是否以他的遷移詩巫的夜市場就可以改變詩巫的經濟,讓年輕人留在詩巫?
6)    是否他的交通計劃和行動黨提呈給予砂拉越首席部長辦公室的有所分別?如果沒有什麼很大的區別,為什麼黃祈耀不回去問他父親為什麼沒有支持行動黨的詩巫外圍交通鏈接計劃?
7)    是否能夠爭取到獨中統考文憑被聯邦國陣政府承認?
8)    是否可以爭取到聯邦國陣政府歸還20%石油天然氣的開採稅?
9)    是否能夠要聯邦歸還所有1963年的大馬協議的砂拉越權力?
10) 是否能夠讓聯邦政府歸還50%在砂拉越收到的稅務,包括GST?

我們拭目以待拿督黃祈耀的回答和解釋。

黃培根
砂拉越行動黨副主席兼柏拉旺區州議員
31/5/2017


Wednesday, May 17, 2017

2017年5月 砂州立法议会州元首施政御词辩论


议长先生, 我非常感谢能够参与辩论州元首于2017511日在州议会所发表的施政演词

当前的经济形势

议长先生,目前我们州内的经济前景受到非常严峻的考验,中小型企业业务下跌了约50%,主要原因在于消费税及马币贬值而导致营运成本上升了约20%左右。一些企业甚至被迫解雇员工或在考慮解僱員工來減少開鎖度過艱難的經濟危機。
另一方面,打工一族必须面对被减薪或裁员,以及无法偿还银行的房屋,汽車或其它分期贷款等的现实问题。那些尚有孩子在外国或本地高等教育学府求学的父母也正在忧心忡忡, 因为在他们的收入大幅减少下恐怕无法再继续承担孩子们高昂的教育费。
此外,退休人士也面临着艰巨的考验,因为他们的储蓄在馬幣貶值造成的百貨起價中根本不足以给他们养老。
在另一方面,我们的政府公务员,他们虽有稳定的的任职期限以及花红,但是据我观察他们整体的购买力仍然下降,生活水平同样受到经济衰退而影响。至于那些处在职业生涯的顶峰的政府高官,他们最糟糕的问题是“贪污”。我们可以看到大马反贪委员会所揭发的政府部门高官亏空数亿元公款的案件,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因为人民会认为,如果一个 部们总监可以有数亿,那么部长们呢?所以我不应该责怪人们对政府有负面看法的,特别是在当前经济困难的时刻。
但是,我们的部长知道甚至在乎吗? 他们除了透过媒体刻画出一幅美丽的经济假象之外, 他们有实际为减轻我们人民的痛苦而做了什么吗?
若政府不是想办法改善经济并增加人民的收入而只注重在一些花费数十亿及不切实际大型发展项目,那么将会让当前的经济形势更加恶劣。
 
 
 
 
 
 
 
挽救詩巫,双管齐下的解决方案
The way forward for Sibu, a 2-pronged solutions

议长先生,诗巫和许多中区较小的城镇,如泗里街,民丹莪,加拿逸,如楼,巴干和淡宾在过去15年中并没有明显的发展, 许多的年轻人也因为缺乏就业机会而外流另谋发展。
詩巫曾經是砂第二大城市,他的策略性地點和詩巫人的拼勁曾經是砂州的驕傲。詩巫曾經是大馬擁有最多銀行的城市,我們曾經擁有福華銀行,華達銀行,光明銀行,周瑜林金融等等本地銀行金融行業。詩巫的木材業也是大馬的領頭羊。
可是現在的詩巫擁有最多離鄉背井的年輕人,最多空的商業店位,最多等待出租的商業店,板廠一家一家的關閉,超市裡空無一人,小型雜貨店一間一間的倒閉等經濟問題。
为了扭转这个趋势,政府又为诗巫及周边城镇带来什么就业机会和商机?据我所知,完全是没有。


1)议长先生,我现在提出一项计划, 在不需要政府拿出数十亿元,及不砍伐森林下就可以带来高达百亿元的收入,政府要做的就是改变思维, 及制定政策以创造一个亲商环境来支持这项计划, 为砂拉越带来经济发展。

议长先生,我在说的就是橡胶木和橡胶工业。在2007320日,我们的副首长道格拉斯( Datuk Amar Douglas)曾表示需要制定一项橡胶行业的大蓝图,并表示,如果州内有足够的橡胶园来,轮胎制造商将热衷于投资在砂拉越。他也强调说,他是在出席马来西亚橡胶局会议期间时所得知这一点的。

议长先生,本州前副首长拿督巴丁宜丹斯里阿弗烈查布在2013年也表示,除了原有的1.6万公顷的成熟橡胶园以及在2012年所开发种植的8,250公顷橡胶种植园外,另外还有额外2万公顷的土地也将被开辟成为橡胶园。他也有进一步表示,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在州内开辟25万公顷的橡胶园。


议长先生,我不知道至今政府到底已经开辟了多少的橡胶园,但我知道政府一直以来都喜爱夸大其词。但唯一清楚的是我们还没有把小园主持有的数千英亩的橡胶园计算在内。 ð

议长先生,我最近遇到一位西马商人有意在诗巫设立橡胶木加工厂。他已获得出口准证,但他还没有获得在诗巫建立橡胶木工厂的准证。州政府开出条件要该公司前往丹绒马尼购买工业地段设厂以获得生产和加工准证。

他还透露不明白为何政府要每个橡胶小园主都要去森林部门申请清芭准证,因为这将给小园主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况且橡胶树和天然木材两者之间根本就有天渊之别。

砂拉越虽拥有大量的橡胶木材,但是所有这些资源都被遗弃了,原因是因为州政府不了解该行业的潜能到底有多大。

议长先生,橡胶木和森林木材不一样,橡胶木的独特香味容易引来数种细菌而导致其品质被破坏。橡胶木被选为家具木材的主因是由于其美观的纹路和耐用性,但必须妥善控制它的处理时间。因此时间掌握就是关键所在,从伐木到切割,注射防腐化学剂和烘干的过程必须在48個小時裡完成。

橡胶木的主要用途是制造橡胶木家具,目前生产橡胶木家具最著名的莫过于是柔佛麻坡。麻坡是家具城市,全国80%以上的家具出口是来自那里。预计橡胶木家具每年为它们带来总值80-100亿令吉的收益。



为什么麻坡能如此成功?这要归功於前原产业部长已故林敬益医生,他在橡胶工业方面做出了许多的贡献,比如免除了砍伐橡胶树的准证。通常,橡胶园业主是自己种植橡胶树的,他们被允许直接将橡胶木材出售给橡胶木材加工厂赚取收入。

之前, 西马的所有的工厂只能在工业区建立,直到前部长林敬益医生撤销上述规定。此后,所有橡胶木加工厂都被允许在橡胶园附近设置,以方便处理那些被砍伐下来的橡胶树。

当这两个问题得到解决后,此后西马橡胶木家具就带来了天文数字经济效益。

每年橡胶木原料出口和本地需求可达数十万立方米,若每立方米州政府征收120令吉税务,那将为砂拉越政府带来数百万元的税收。橡胶木制品的出口也将能带来了数十亿的收入,同时也能创造了数以万計的就业机会。

此外, 橡胶也可以带来数百亿的下游工业发展,橡胶胶乳业,橡胶木家具城市发展,自动收割橡胶系统,橡胶大型工业中心开发,以及诗巫出口家具展将带动诗巫甚至整个砂拉越中区的经济。


2)第二個改變詩巫的策略。议长先生在我们已故丹斯里阿德南任首长期间,我已经向首长署提呈了一份诗巫外围交通连接计。该提案是在仔细研究了诗巫的拥堵情况以及诗巫扩张缺乏道路连通性后所提呈的。该建议书中提到把乌鲁顺溪美拉路,伊干路和乌也路(从电台路到德圣路的交界处)给扩建,以及从黄景和/阿曼路交通圈开辟一条新的道路通往陆路交通局附近的交通圈,同时也建设另一条连接德古路与格盟央地区的新道路。
烏魯順溪美拉的地方大多數屬於南甲州選區,那個地方是詩巫這十年來房屋發展最密集的地區,擁有幾千間的房屋。可是政府幾十年來從來沒有提升過那條單條雙方面的小路,導致交通嚴重的阻塞,特別是早上上學和晚上放工期間的交通,簡直慘不忍睹。
伊干路是連接詩巫新珠安和新珠安工業區的道路,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大型車輛通過這條道路可是道路還是幾十年沒有被提升的單條雙程路。我曾經媒體和議會裡要求政府撥款提升這條重要的道路,可是遺憾的政府無動於衷。
烏也路前方是雙調雙程道路可是到了電台路那邊就變成小條的單條道路,這條道路是連接黃景和到機場路和順和花園必經之路。每天這裡的交通嚴重阻塞導致人民浪費寶貴的時間和汽油,我們要政府馬上提升這段道路。
詩巫因為缺少外圍交通鏈接限制了地方的發展,我們需要把詩巫的交通改道使詩巫交通四通八達,減少交通阻塞和給予詩巫新的發展空間。

为什么州政府难以为诗巫5个州选区拨款7千万令吉?我所提出的建议并不只是盖括我的柏拉旺选区,而是包括国阵(都东,巴旺阿山和南甲)所持有的3个州议席。难道就是因为建议书是由行动党提呈所以就不被接纳?
我所題呈的詩巫外圍交通鏈接和提升計劃只耗资7000万令吉,而首长建议在古晋,西连和三马拉汉兴建轻快铁计划却须要耗费数十亿令吉。
我懷疑政府到目前還沒行動就是為了面子問題,覺得這樣的利民建設計劃由行動黨議員題呈讓國陣政府下不了台。可是我要國陣政府明白他們越是這樣人民將會質疑他們的執政能力。

议长先生,政府不应该只知道花钱,而是要认真看待税收,设法赚取出口收入,以造福州内子民。我敦促州政府, 若是他们真的是为了百姓的福址,就必须认真看待我的这项挽救詩巫的


新首长不清楚自己的地位(New CM doesn’t know his own standing)

我想提醒尊敬的首长,他必须了解什么叫做砂拉越财政预算案和財政預算案在憲法裡的含義和用意。同時兼任财政部长的首席部長必須明白,政府的任何发展项目所需要的资金都必须在这议会里的通过的財政預算案后才可以拨出来支付该项目所需。

议长先生,让我们提醒行政或内阁,我们是一个依据西敏斯议会制度的政府,所以宪法赋予人民代议士权力透过立法议会审查行政或内阁。因此,立法议会其中一项的宪法义务就是要审议和通过行政机关的财务事项。立法赋予政府权力征收税务,立法控制政府财务支出及规划就是立法议会的基本职则。

议长先生,我们的新首长已经宣布了以下需耗费数十亿甚至百億的发展项目:

1)耗资20亿令吉收购巴贡水力发电项目,并承担该公司的65亿令吉的债务。

2)设立砂拉越发展银行,

3)落实20 TB高速宽频计划,

4)将花费数十亿至百億令吉实施LRT计划,但是首长不披露相关财务详情,

5)设立拉让江上游发展机构

6)输水管系统计划。

议长先生,若是我们不谨慎操作州内的财政事务,那么砂拉越的储备金可能很快就会耗尽,预计在未来几年本州将出现财政赤字。


新首长在捕风捉影(The new CM chasing the wrong shadow)

议长先生,我们明白的新首长试图擺脫他的前任已故首席部長丹斯理阿德南的影子,他甚至打算超越已故阿德南,因此他宣布几个将花费数以百亿且不切实际的重大项目以借此引人注目。我明白他的失落,尤其是当他听到每个人如今依然都还在谈论已故丹斯里阿德南过去对砂拉越的贡献。
但是新首长必须记住国阵在选举时的承诺,包括索回自主权,20%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并重新拿回在国阵体制下遭受侵蚀的权力。新首长必须首先脚踏实地的去完成前任已故首长未完成的任务,而不是不惜代价去进行一些捕风捉影的事以期望能超越前任首长的声望
议长先生,政府几年前宣布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将为州内创造250万个高薪工作机会,以及为周边的城镇带来无限商机。但是如今我甚至质疑自成立以来,是否已经有带来了5万个就业机会給予砂拉越子民。
事实上,从2008年到2014年的期间,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一直是砂拉越发展的主轴, 州政府希望它能带动州内的发展。如今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的光芒似乎突然褪色,我们仿佛再也听不到任何关于它的进展了。
当时政府在推行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多座的水坝也因此而兴建起来。现在看来,州政府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个项目。我敦促新首长在他的首席部長總結中告訴我們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的情況和接下來的政府計劃。


议会改革(DUN reforms

议长先生,雪州苏丹,蘇丹沙拉胡丁·伊德里斯在前幾天為2017大馬國會和州議會議長會議開幕致詞時說,議會議長是民主进程中的关键支柱所以他們在行使他們的權力時必需是不偏不倚,不偏袒任何一方,无论是执政党或是在野党。陛下同时也表示議長必須公平,公正,成熟和正直。

蘇丹也进一步赞扬雪州议长杨巧双強制性的把公共帐目委员会的主席位交予在野党領袖以讓在野黨能夠扮演制衡和監督政府的角色。

议长先生,无可否认的目前砂拉越议会极需要改革,以保留立法,司法和行政之间三权力分立的西敏斯议会制度。改革议会则是立法议会的特权而无需经过内阁的批准。在西敏斯议会制度下,议长是立法议会的领导人,而首席部长则是行政或内阁的负责人。因此我敦促议长先生考虑改革议会,废除限制议员们自由发挥和违反议会民主的限制性议会常规。

我呼籲議長成立一個特別特權委員會來研究砂立法議會的改革,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必須包括在野黨議員,改革議程包括以下:
1)    委任在野黨黨議員出任砂公共帳目委員會的主席。
2)    廢除限制議員們自由發揮和違反議會民主的限制性議會常規包括第235)條議會常規限定所有涉及需要撥款或開銷的動議必須得到財政部長的書面首肯才能在議會提呈。
3)    把議會常規的第192)條文中的條文通知時間從14天縮短到10天。
4)    所有的議員提問包括要求以口頭或書面回答的答案必須在議會召開期間交給議員。
5)    議會常規第206)必須修改成部長不能避開議員的提問而議長也不能做部長的擋箭牌。


失败或差劲的传递系统 (Failed or poor delivery system)

人民除了要面对糟糕的经济状况外,他们还得面对缓慢的公共服务制度。尽管政府之前承诺透过关键绩效指标以提升公共领域的服务质素但是成效没预期般好

——————————————————————————————————————

 - 我们看到人民透过Talikhidmat的投诉时常都被忽视,更糟糕的是有关单位甚至提供错误信息予投诉人说他们所投诉的问题已经被解决了。

 - 我们收到许多投诉关于诗巫乡村议会计划耗巨资建立新的行政总部,却不要把钱用来提升所管辖地区的道路和排水系统。

 - 我们看到航空公司过度收费,但政府却视若无睹。

- 我们可以看到纳税人的钱只分配给国阵的代议士充作发展金。

 - 我们仍然没有就政府工程合约进行公开招标。

议长先生,上个月来自西马的大马皇家关税局官员在没有知会地方议会,卫生局,兽医局和警方的情况下任意妄为在诗巫石山路一带埋掉80公吨的鸡翅膀。唯有在当地民众挖出鸡翅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广传,并在国营电视台报导后,砂拉越皇家关税局分局才站出来,但遗憾的是他们并不是承认错误而是推辞说这是一项由布城总部主导的一项行动。当我们向首长询问到有关事件时,所得到首长的回应是:(首长)不知道

议长先生,虽然大马皇家关税局声称会向民众解释该批鸡是到底由于进口准证或清真认证还是由于鸡翅来源地出现问题翼而被充公,但他们却没有打算向诗巫人民解释为何联邦机构或部门可以在完全没有知会当地相关单位下擅自进行倾销行动,难道这就是国阵制度下的“优秀”公共服务另一个经典案例?州政府必须给人民一个交代为何砂拉越的主权可以如此被嘲弄?

我们甚至也看到部长威胁说,如果他们投票予在野党就休想有发展金,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政府?是独裁政权吗?

议长先生,以上只是我们人民所表达的一些不满,而这不就是目前我们政府的制度吗?

虽然我们的首长高谈阔论数码经济,但是政府甚至不能提供最基本的需求。虽然首长谈到耗资数十亿的轻快铁计划,但在诗巫我们甚至没有高架道路。虽然首长谈到要设立砂拉越发展银行,但我们在砂拉越的很多地方甚至没有基本设施。在首长高谈20TB宽频服务的同时,我们在诗巫有些地区甚至还没有固定电话服务。

虽然首长夸口要索回我们的自主权,但我们在立法议会内决议要向联邦索取20%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的行动却已经搁置了3年,因此砂拉越在开采税收益再损失了数十亿令吉。

在此我结束我的辩论演词,谢谢!





DAVID WONG'S BLOG

MOUTH PIECE 4 SARAWAKIAN

Blog Archive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