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0, 2016

诗巫市议会草菅人命!

诗巫市议会草菅人命!

诗巫废弃屋问题一直存在,地方政府也非常清楚市内废弃屋所引发的卫生和社会问题,可是相关单位却在处理废弃屋的课题上无动于衷,即使人民和行动党透过各种管道向他们传达废弃屋问题的严重性。

成蚊虫繁殖温床 

自兹卡病毒(Zika Virus)爆发以来,世界各国严阵以待,透过各种管道来预防病毒的蔓延。目前兹卡病毒已经突破砂拉越防御关卡,我国第五名确认感染者来自美里的一名孕妇,而她来自吉隆坡探望她的姐姐也被感染兹卡病毒。在全球都在高度戒备下,诗巫市议会非但没有提高警戒与人民共同对抗蚊症, 反而忽视可以大量繁殖蚊虫的废屋。

布律克第10巷(Jalan Kerukup)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该地段的两间半独立屋和一间三层楼的组屋至少废弃了十几年,布满野草和废弃物的建筑物犹如“鬼屋”般的被置之不理。多年来附近的居民饱受蚊虫的侵害,身体健康受到威胁。

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近年来多次前往该处了解情况,并且透过报章和政府投诉管道将这项扰民的问题反映给相关单位。单单最近两个月黄议员已经先后到当地视察两次,黄培根议员偕同助理亲身进入废弃屋内观察里面的卫生情况,在逗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黄议员和助理已经被饥饿的蚊虫叮咬到浑身痛痒,被迫离开废弃屋。由此可见,废弃屋所衍生的蚊虫祸害是何其的严重,市议会如何可以置之不理?

除了布律克第10巷的废弃屋,日前我们也收到默迪卡第10巷的居民投诉,该巷门牌2B的单位同样是一间废弃多时的屋子,废屋已经形成蚊虫滋长的温床,市议会必须立即清理这些肮脏的废弃屋来保障人民的健康。

巫骨痛热症高居榜首 

依据州卫生局总监查米拉哈欣医生在日前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12日,卫生局在州内检查了74246间建筑物,包括房屋及店屋,当中有2156间建筑物被发现有蚊虫滋生的情况。她也指出截至913日,州内接获的骨痛热症宗数为2056宗,与去年同时期相比较,增加了592宗或40%。值得关注的是诗巫骨痛热症宗数高居州内榜首,即1168宗。

在骨痛热症日趋严重的情况下,维护市内环境卫生,杜绝蚊虫滋长,诗巫市议会应当责无旁贷,扮演领头羊的角色,而不是坐视不理以诸多的藉口敷衍了事。依据诗巫市议会去年的一项报导,在诗巫市区范围,被市议会鉴定的废弃屋超过80间。既然已经鉴定了废弃屋的地点和数量,为何时至今日依然没有任何行动?在处理废弃屋的课题上,一直以来地方议会皆以找不到屋主和处理经费等做为推卸责任的借口。

行动党要提醒市议会,倘若我们能够轻易的进入没有篱笆阻拦的废弃屋视察,那么拥有绝对执法权力的地方政府又有什么理由无法入内清理废屋?

依据1996年地方议会条例第107条文列明(1)卫生官或书面授权的地方政府代表随时可以进入检查屋子,或者以书面通知屋主占用人在指定的时间内清理相关屋子或者去消毒及清理全部的垃圾/废物。(2)如果业主或占用人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内遵守条规,一经定罪可被罚款马币一千或坐牢不超过6个月或罚款监禁两者兼施。罚款屋主或占用人每天不超过100令吉至指示完成为止。(3)对住宅区的屋主有关方面只需要给予6小时的事先通知屋主或占用人即可。

行动党也吁请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搞清楚状况,认清本身的职责,不要透过媒体上演政治秀而已。在处理环境卫生杜绝蚊虫滋生的问题上应该透过州政府的权利下达命令给管辖下的地方政府去解决,而不是扮演反对党的角色,呼吁市议会去处理。这根本就是自愚娱人的做法来误导人民。

地方议会责无旁贷 

行动党吁请地方议会重视诗巫人民的切身利益,严正看待废弃屋的课题。行动党和诗巫人民不能接受市议会对废弃屋课题抱着漠不关心的态度。身为地方政府,市议会在处理废弃屋,维护环境卫生和保障人民安全的事项上应该责无旁贷。况且,地方议会在处理废弃屋的问题上拥有绝对的权利来执行任务。








Thursday, September 8, 2016

黄培根:交通继续拥挤 巫道路建设停顿

提升道路真的有那么难吗?                       

诗巫近十几年来在道路建设上几乎出现停顿的状况,主要的道路依然保持原状,根本没有开辟新的外围大道来舒缓日益严重的交通拥堵。在住宅区和商业中心蓬勃的发展下,目前诗巫许多的道路已经无法负荷高流量的使用率。

诗巫人民谈到塞车问题就会想到乌鲁顺溪美拉(Ulu Sg.Merah)。乌鲁顺溪美拉是诗巫拥有最多住户的住宅区之一,在房屋发展商不断的开发和建造下,目前该地区至少有几千户的居民居住在那住宅区。再加上商业中心,中小学,霸级市场等在周围林立,促使乌鲁顺溪美拉无论在白天或夜晚都处在非常热闹及繁忙的情况下。

乌鲁顺溪美拉住宅区自开发以来就只有一条双向单程道路,多年来政府都没有意愿提升这条主要道路。人民每天在上下班时段都必须面对塞车的困境,一直以来行动党领袖,该地区的居民,学校董事部等单位都不断的呼吁政府将乌鲁顺溪美拉道路从现有的双向单程道路提升至双向双程大道来迎合交通高流量的需求。可是政府似乎漠视人民的切身利益,对人民迫切需要的道路需求抱着视而不见的态度,即使人民怨声不断。

政府没建新路

我们可以看到诗巫许多的道路都是随着新住宅区开发后由发展商开辟,根本没有看到政府积极的计划或寻求对策来解决诗巫外围道路不足和道路提升工程。以乌鲁顺溪美拉路为例,在拥有足够宽敞空间的先决条件下,政府无需移除障碍和收购私人土地,省时有省钱的情况下就可以轻易的提升道路,重点是政府根本没有这样的意愿。

行动党多年来透过各种管道公开的要求政府体恤民瘼,将乌鲁顺溪美拉道路提升至双向双程大道。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打从第一届中选至今时刻关心诗巫的道路规划和提升工程,特别是迫切需要改善的乌鲁顺溪美拉道路。黄培根州议员不仅在媒体上向政府作出呼吁,甚至将问题带入砂州立法议会为人民发声。在201211月,20135月,20145月及20154月的州立法会议,黄培根州议员在其辩论环节和州议会提问中都将乌鲁顺溪美拉的道路和路灯的问题在州议会中告知州政府,并且要求政府的关注及寻求解决方案。黄议员在20154月的州议会提问中询问政府是否考虑将沿路拥有上千户住家,中学 及小学的乌鲁顺溪美拉路提升至双向双程大道?如是,在何时?如不,为什么?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们得到的答复是诗巫市议会没有计划将乌鲁顺溪美拉路提升至双向双程大道。当局就以这简短的回应将问题带过,弃人民的利益不顾。

人民要求改善 

我们无法接受政府如此不负责任的态度来看待人民的问题。人民是向政府缴税的纳税人,政府有责任为人民提供应有的基本建设。我们不能接受政府单位使用没有拨款的惯性藉口来敷衍了事!人民缴了税,政府没钱提供基本建设那是政府管理不当,人民没有理由承担这些后果。

行动党和广大的诗巫人民强烈的要求政府立即提升乌鲁顺溪美拉路来解决日趋严重的塞车问题。在只有唯一一条通道的困境下,不仅让居民饱受塞车之苦;在车祸发生,车子抛锚等突发事故发生的时候将可能阻碍紧急单位的救援工作。由于,窄小的道路对乌鲁顺溪美拉地区影响深远,政府没有任何理由或藉口来拒绝当地的道路提升工程。

行动党呼吁以首长阿迪南为首的砂州政府应以实际的行动来服务人民,勿将利民的政策停留在口头上而已。倘若一个连最基本的道路建设都做不好的政府,那么人民还能对这样的政府抱有多大的期望?






Thursday, September 1, 2016

如何保护人民?警局夜间闭门太荒唐

如果怕请辞职

曾几何时,警局在夜间时刻实行“闭门服务”?民众在夜间欲寻求紧急援助时遭遇闭门羹的困境,以致求助无门!

对于南兰警局在晚间时刻关起大门的举动更本就是拒绝为民提供服务的做法。试问警局大门深锁民众将如何进入报案或寻求其它援助?

诗巫警区主任实夫巴里助理总监竟然以安全为由,将这荒唐的举动合理化。这是我看到历来最不负责任的说法。我奉劝诗巫警区主任和所有的警察部队成员,你们如果怕就辞职另寻出路。

行动党和诗巫人民不能够接受如此荒谬和无知的做法,警方务必以人民的利益优先,而不是闭门不见,忽视人民的需求。

警队是人民的保姆,是保家卫国的除恶先锋,如果连对付不法分子的警队在夜间都害怕犯罪分子的干扰或攻击,那么人民的生命和财物将由谁来守护?由此可见,诗巫的治安情况是多么的败坏,搞到连警察都担惊受怕,必须在夜间关上警局的大门以保安全。那么我们时常看到警方公布的数据表示罪案率下降的报导根本就是安抚民心,一厢情愿的说法!

警局关闭大门来自保是多么可笑和懦弱的行为,如此愚蠢的举动根本就是向恶势力低头,以大张旗鼓的方式告诉不法分子警队惧怕黑势力的侵蚀,必须在夜间关上大门做缩头乌龟!倘若如此,警局和警队不是如同虚设,国家和社会法治将由谁来守护?

多年来警局服务柜台缺乏谙多种语言的服务员已经对报案者构成极大的困扰和不便。如今南兰警局在夜间更“暂停服务”,对于欲寻求警方援助的民众而言,要求警方的协助似乎是难上加难呀!

民众担心南兰警局夜间的“关门政策”会不会在实行一段时间后,其它地区的警局也会“仿效”这样的做法陆续采取这样的政策。

行动党和广大的人民不能接受这样的“歪理”来合理化警局夜间不开门的荒谬举动。全国各地的警局都一样,必须24小时开放准备为人民提供服务,南兰警局也不例外。全国警察总长,内政部,砂州警察总监等警队高级部门应该针对此事展开调查,并且给诗巫人民一个合理的交代。




Thursday, August 25, 2016

巫中央医院车位难求 培根吁建多层停车场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认为,诗巫中央医院急需建设一座多层停车场来解决民众无处泊车的困境。

他说,做为砂州中区最大医院诗巫中央医院,多年来一直都面对泊车位不足的困境,在求诊者日益增加的情况下,这项悬而未决的问题日趋严重。
他表示,许多求诊者或病患家属在无处可泊车的情况下,被迫将车子停放在路边,甚至是转弯处。胡乱停车的举动不仅造成交通阻塞,更严重的话可能阻碍医护人员的救援工作。
他称,虽然,院方执法单位有在特定的区域安置警示护栏或警戒线,甚至对违规者开出罚单或将轮胎上锁,但是这些举动根本无法解决问题,因为来访者还是必须在医院范围内泊车。院方的对付行动顶多阻止少部分的民众违规泊车,可是却激起更大的民怨。故此,相关单位必须重视这项基建的缺陷,尽快寻求解决方案而不是置之不理。
黄培根今发表文告称,行动党收到许多关于这方面的投诉,也在议会里外要求政府解决这个问题,无奈政府未有进一步的行动,对民众的困境未予解决。这根本是联邦政府无视砂州人民的问题。
他偕同助理针对医院泊车位短缺问题,亲身前往实地视察。
首长受促争取拨款
他认为,诗巫中央医院是砂州第二大医院,服务范围包括诗巫,加帛,沐胶,泗里街和木中5大省份。而且也接受从加那逸,砂拉卓,达叻,达佬等附近县区的病患转诊。甚至是民都鲁医院的紧急患者也可以转至诗巫医院就医。由此可见,诗巫中央医院的服务涵盖整个砂州中区,扮演着重重的救援角色。
他称,服务范围如此庞大,政府没有理由漠视人民的利益,拒绝在诗巫中央医院范围兴建多层停车场来容纳民众的交通工具,况且这也是诗巫人民多年来期盼政府实现的一个利民的基本建设。
他呼吁砂首长阿迪南以实际行动来协助砂中区人民摆脱泊车位短缺的困扰。首长应立即向联邦争取拨款,在全国大选前落实兴建一座可以应付需求量的多层停车场来解决民众无处可泊车的困境。
“倘若,连这就基本及最迫切需要的基本建设都无法供给,那么以阿迪南为首的砂州政府又能够为砂州人民带来何等的发展?诗巫陞市的愿景何时能够兑现?人民对这样的领导团队又能抱着多大的期望呢?“



Wednesday, August 24, 2016

柏拉旺选票销毁

砂选举委员会今早在诗巫再也多用途礼堂举行销毁柏拉旺区选票和相关文件的工作。柏拉旺州选区所有的选票,包括邮寄选票,文件和不退筛墨汁一律被烧毁,以杜绝一切弊端的发生。

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在助理的陪同下全程监督及见证这项焚烧过程。焚烧选票和相关文件是选举的最后一个过程,也印证了第11届砂州选举已经圆满举行。

选举过后选票和相关文件在限定的期限内被销毁,证明了选举是一个神圣和秘密的过程。所有的选票在大选过后都被密封在塑料袋里,并且放置的保安严密的地方。过后在销毁前才在候选人,选举官,警方代表,媒体等见证下在摧毁场地拆开后烧毁。

投票绝对保密

一直以来许多选民对于选举的隐私度存有一定的迷思;民众都担心本身的投选对象会被揭发,所以都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去投票,有者甚至受到某些因素的困扰而放弃履行公民义务。其实,投票是绝对保密的,没有人有权利和机会去查看选民把票投给谁。而且最终这些选票全部将被烧毁,根本无迹可寻。

11届砂州选举,在野党在砂州无法捍卫许多选区,其中最大的一个因素就是投票率低迷,特别是年轻选民的投票率。国家是属于每一位公民的,唯有透过选举机制才能选出国家的领导来引领我们的国家。身为有责任心的大马公民都应该善用这项民主制度来奠定国家的未来。

行动党呼吁所有适龄的年轻人踊跃注册成为选民,在大选的时候履行公民义务,以行动来决定国家的未来。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SPR) destroyed all the ballot papers, the related documents and also the indelible inks used in the recently concluded state election for the constituency of N.54 Pelawan at the multi-purpose hall in Sibu Jaya today (23/8/2016).

All the candidates or their agents, the police and media were invited to witness the burning of all the used and unused ballot papers and the documents to show that the election process is transparent and the voters’ anonymity is ensured.

The process or the conduct of the election is normally as following:
1)    The voting and counting of votes on polling day,
2)    The petition period-The election petition can be presented to the High Court within 21 days after publication of the election results in the Gazette. If the judge, after conducting a trial, decides the elections to be void,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will give notice of a fresh election for the constituency concerned, and
3)    The storage and disposal of election documentsThese documents are placed in a special box or boxes and securely sealed in the presence of the candidates’ agents. They are kept for six months or after the expiry of the election petition period in the Returning Officer’s custody.
  
The Returning Officer will store the marked electoral rolls and the counterfoils of the ballot papers. The boxes are only to be opened in cases of petition, under the order of a High Court judge.

After the period of six months or the expiry of the petition period, the Returning Officer, on obtaining permission from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will destroy the ballot papers and documents. The Returning Officer will submit a certificate of disposal to the State Election Officer.

Among all the candidates for the Pelawan constituency in the 11thSarawak state election, only the Adun of Pelawan, David Wong, was present today together with his personal assiatnt, Mr. Law Hui Ung. They stayed at the site until the whole process was successfully completed to show their utmost respect for the process of the election and to safeguard the ballot papers and the documents are not been tampered with.

The certificate of disposal, Sijil Pemusnahan, was duly signed by the Returning Officer for N. 54 Pelawan, Encik Justani HJ. Joni, and witnessed by the Adun for Pelawan,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e burning process today.

We hope to put to rest the worry of the voters and urge all the voters to come out to vote in the future and assure them that their votes are totally anonymous. There were many who still have doubt about the secrecy of the voting process and some were even threatened by certain unscrupulous aprties that their choice of candidacy can be traced and thus were discouraged to perform their civil duty to vote.











Tuesday, August 16, 2016

黄培根:表扬贡献 小潘封拿督实至名归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认为砂州副首长丹斯里占玛欣建议暂时不册封“拿督”头衔给我国跳水健将潘德蕾拉的言论极为荒谬。

他说,占玛欣的言论根本就是漠视潘德蕾拉和砂运动员的贡献。潘德蕾拉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得10尺双人跳水银牌,在4年前的伦敦奥运会这名跳水女将已经创造历史,在女子个人10米跳台赢得一面铜牌,成为大马非羽球选手之外的首位获得奥运奖牌的运动健将。
黄培根认为,潘德蕾拉在奥运赛中的胜利,成功打响砂拉越和马来西亚的声誉。政府册封“拿督”头衔是对她的贡献做出最直接的肯定。试问有多少人能够透过这样的平台将国家的声誉名扬国际,让国家因此而感到骄傲?
他表示,潘德蕾拉被册封“拿督”头衔当之无愧,类似的头衔原本就是要册封给有功人士,更何况是让国家声望享誉国际的潘德蕾拉。每年砂州政府都册封无数的政治人物和他们的家属和朋党等,甚至一些西马官员也被受封。然而这些人士当中又有多少位是正真对国家社会做出具体的贡献?人民对于一些可以获封的人士感到惊讶,对这种状况只能摇头叹气!
占玛欣言论有误
他称,潘德蕾拉是道道地地的砂州子民,受封是实至名归,砂州政府没有理由拒绝册封她“拿督”的头衔。倘若,砂州政府对本身子民的册封都举棋不定,让其它州属抢了先机;率先册封了潘德蕾拉,这样的举动对于砂州政府和砂人民将是一个耻辱。也显示砂国阵州政府连当家作主的勇气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争取砂主权。
他认为,拨款栽培潘德蕾拉和册封“拿督”头衔两者并重,册封头衔是给予潘德蕾拉的付出的一种肯定和感谢,然而拨款栽培是为了让健儿能够提升本身的训练,继续为国家效力争取更辉煌的成绩。因此,州政府拨款栽培和册封拿督头衔应该同时供给,好让砂州和马来西亚在国际运动领域可以走的更加长远。
行动党认为政府的头衔应该是非常神圣和珍贵的,而不是滥用该机制来册封一些政治人物和他们的朋党而已。目前市面上“拿督”头衔泛滥就是一个缺乏严密监督和管制册封政府头衔所衍生的畸形现象。砂州政府应该改变现有的制度,以更公正及透明的机制来管制政府头衔的册封。政府必须立法来确保所有在位的部长,助理部长,议员和他们的亲属不被册封任何的头衔。由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所领导的槟州政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连林冠英首席部长本身都不接受头衔,唯有这样才能塑造一个廉洁和没有利益冲突的高效率政府。
黄培根呼吁首席部长阿德南马上纠正他的副首席部长丹斯里占玛欣的言论并公布砂政府对潘德蕾拉的贡献感到骄傲和应该受到砂政府的册封。

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黄培根:投诉后才行动 砂政府后知后觉

砂副首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表示『砂州政府要知道国油聘用多少砂州人民?州政府暂停国油西马人士工作准证的申请直到国油公布砂拉越的雇佣详情』。副首长的这番言论赤裸裸的反映出砂州国阵政府是一个失败的政府,竟然不知道有多少砂州人民在国油公司工作,连这么基本的数据还必须依赖国油公司提供。这样的事件让砂州人民蒙羞,州政府的失责有愧於人民的委托。

由首长阿迪南所领导的砂国阵政府根本就是一个“睡觉”的政府。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第6点的入境事务条规下,所有的移民事务必须得到州政府的首肯。除了安全的理由外,中央政府对入境事务没有否决的权利。砂州保有入境与出境事务的决定权。然而,国油事件让人感到非常的讽刺,一个拥有绝对移民自主权的州政府,既然在自家管辖范围里工作的员工数据都不能清楚的掌握,那么还有什么本钱和立场谈论争取更多的自主权?

透过国油事件让人民窥探出砂州政府行政漏洞的一面,州政府是在接获投诉,指一些国油砂拉越职员被裁退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许多在州内服务的并非砂州人民,因此冻结非砂州公民的工作准证的申请。多年来,州政府缺乏敏感和低效率的行政偏差导致砂州人民的切身利益被腐蚀;国油公司在砂州的工作机会就是一个没有以砂州人民利益优先的最佳佐证!

州政府无法掌握在国油工作的砂州人民的数据只是政府行政偏差的冰山一角。在现有的自主权下的移民法令根本没有得到善用於保障砂州人民的利益,可是却被滥用为对付政敌的工具,在选举期间用来阻止在野党领袖入境的法令。

行动党呼吁首长阿迪南必须针对国油员工事件向砂州人民做出明确的交代。为何砂州政府对于国油公司所聘用的砂州人民数据一无所知?为何州政府必须等待有人投诉后才采取冻结外来员工的准证申请?是否意味著没有投诉就视而不见?

行动党呼吁砂州国阵政府邀请国油总裁出席下一期的州立法议会,通过州立法会议来制定更完善的州内聘用制度,让一切的讨论过程被记录在案。行动党愿意代表砂州政府和人民与国油协商,以更中立的立场为砂州人民谋取最好的福利。

既然首长阿迪南口口声声告诉砂州人民要为砂州争取更多的自主权,那么他就必须确保砂州现有的自主权可以充分的被善用于有利于人民的事项上。依据首长目前的表现,在争取自主权的努力上毫无诚意,一切只停留在美好的口头承诺上,毫无进展的石油开采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行动党和砂州人民对于首长阿迪南争取自主权的诚意感到质疑,在州选举过后种种的迹象显示争取自主权似乎是一出结局遥遥无期的政治长剧。


Tuesday, August 9, 2016

黄培根:缓和拥堵困境 巫须提升2路段

诗巫两条车流量繁忙的道路急需获得提升,以缓和交通拥堵的困境。这些迫切需要提升的道路是伊干路和乌也路(英雄路交通灯至东姑阿都拉曼路/德圣路交通灯路段)。

位于顺溪美拉地区的伊干路是一条衔接新珠山商业中心和陈立广工业区的主要通道。该条道路也是一条可以通往伊干桥,前往西岸的道路。每天使用该条道路的使用者不计其数,特别是运载货物和建筑业的大型车辆。

窄小的双向单程道路已经无法负荷道路车流量的需求,多年来该处都面对交通阻塞的困境。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已经多次向相关单位反映道路缺陷的问题,甚至将这问题带进州立法议会寻求解决,可是政府似乎不重视人民的切身问题,以致拖延已旧的问题依然未获得解决。

另外,在乌也路(英雄路交通灯至东姑阿都拉曼路/德圣路交通灯路段)同样面对路面窄小的问题。在电台路住宅区迅速林立的情况下,使用该条道路的使用者不断的倍增当中。再加上那是一条通往机场,柏迈住宅区,陆路交通局,大星购物广场的主要道路,使用量已经到达了顶峰的状态,将路段提升至双向双程大道是迫切需要的。

行动党已经针对诗巫的道路规划做了详细的考察,并且於20151012日提呈一份完整的计划书给首席部长,要求将这项道路计划纳入2016年州财政预算案之内。可是,首席部长在2016年财政预算案提呈了59亿7千万的发展开销,而却不能容纳行动党题呈的7000万诗巫外围交通连接计划,这根本就是漠视诗巫人民的利益。

行动党所提呈的7000万外围交通连接计划当中,也包括了扩建乌也路(英雄路交通灯至东姑阿都拉曼路/德圣路交通灯路段)。行动党呼吁政府严正看待诗巫交通拥堵的问题,立即展开提升工程以协助诗巫人民摆脱塞车的困扰,而不是视而不见将问题置之不理。

依据实地考察,这两处地段拥有足够的空间用于扩建道路至双向双程大道。前提是相关单位必须将路旁两边的泥沟提升至覆盖式的洋灰暗沟,以便提供足够的空间来扩建道路。提升泥沟不仅可以迎合扩建道路的需求,也可以美化环境,防止废弃物丢进沟里导致阻塞。

行动党认为,既然地方政府有意将诗巫陞格为市,良好和符合需求的道路规划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事项。地方政府和其它相关单位有责任确保诗巫的道路规划获得改善,以迎合不断增加的需求量,不是空有计划而没有实际行动。







Friday, August 5, 2016

诗巫水患问题何时了!

诗巫依旧摆脱不了一雨成灾的困境。昨夜的一场大雨导致许多地区面对积水的问题,当中灾情较严重的地区如,中华路,美莲巷,美轮巷等。排水系统无法负荷雨水的流量,使到雨水无法及时的被排出是导致积水成灾的主因。

已被纳入第十一大马计划中的第3期诗巫治水计划将于明年动工,这项预计耗资1亿令吉的工程估计在3年内完工。第一期和第二期的治水计划工程总共耗资3亿8000万令吉。诗巫整个治水计划主要是兴建长达22公里的岸边路堤和11个抽水站,如今已经有5个抽水站开始运作。可是,为何花费了几亿令吉的治水计划还无法协助诗巫人民摆脱积水成灾的恶梦?

行动党和诗巫人民质疑治水计划的成效!在第一期和第二期的治水计划下有5个抽水站已经投入运作,这些抽水站的地点是建在林曼岸河与拉让江交汇处,南兰律第二巷靠近晶木酒店处,南兰律上段兵营,阿兰路和益智路。现时依旧面对水患困扰的地区都在这些抽水站运作的范围以内。抽水站到底有没有在大雨时段运作?抽水站排水的速度和水流量是否定时获得监督?依据相关单位给予的资料指出,每一座的抽水站可以在一秒内排出3立方米的水,那么为什么诗巫许多地区还是频频发生水灾?水利灌溉局必须向诗巫人民做出详细的解释,身为纳税人,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除了外围的排水计划,诗巫内部的沟渠阻塞必须获得解决。多年来,排水沟长满野草,淤泥囤积,水沟窄小,垃圾和废弃物阻塞排水口等问题都没有获得地方政府的重视。日前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巡视选区里几个地区的水沟时发现,住宅区和大路旁的水沟都面对野草丛生,垃圾堆积和淤泥囤积的问题,经年累月没有得到清理和提升的排水沟严重影响排水功能。这就是地方政府没有定时监督和解决排水系统的最佳佐证。因此,诗巫在雨后所引发的积水问题,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行动党呼吁市议会正视诗巫一雨成灾的问题,市议会应该与水利灌溉局配合,鉴定和疏通诗巫所有阻塞的沟渠,特别是频频面对积水侵害的武吉阿拾选区里的水灾黑区。新届的市议会领导也有责任向诗巫人民交代,该部门将在未来的几年将实行什么样的计划来协助人民摆脱水患的困扰;包括提升排水系统,提升低洼地区的道路等。






Thursday, August 4, 2016

黄培根:让人民失望 国阵权利斗争丑陋

行动党砂州副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表示,砂地方议员人选已尘埃落定,人联党在这次的官位分配当中终于可以一雪前耻,将联民党的气焰压下。人联党党魁沈桂贤获得地方政府部长的官衔;美里市长,泗里街县议会主席,诗巫乡村议会署理主席,首长政治秘书,市议员等重要官职都被人联党包揽。这是否就是人联党所要争取的东西?

对国阵成员党如人联党而言,选举失利或没有获得出战权都不是问题。因为在选后还有许多的“后门”在等着他们,只要努力得到上司的“青睐”,他们依然可以名正言顺的获得官职。可是这些纷纷扰扰的政治利益纷争人民能否从中获利?

砂地方议员激烈的纷争,看到政党间丑陋的权利斗争,结果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国阵成员党间的权利斗争已经使到他们忘却了从政的原意,权利的诱惑已经蒙蔽他们的双眼,人民的切身利益被搁置一边。护主心切的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为了堵住一些没有获得地方领袖官职而发牢骚的失意份子的口,不惜祭出“委任地方议员是首长的决定,若有不满就是等同于挑战首长”的论调来恐吓不顺从的人士。

议员须走入群众

行动党和砂州人民要人联党知道;倘若,对新出炉的地方议员人选名单有异议的份子可以被诠释为挑战首长权威的行为,那么一直以来漠视民意坚持推行地方议员委任制的国阵政府应该被视为挑战民主,挑战民意的霸权政府。国阵切莫被州选胜利冲昏了头!必须知道政府是由人民选出来,为民提供服务在团队。人民才是当家作主的主人,民意和人民需求才是政府的首要考量,而不是政党和政治人物的权利斗争。

砂州各地区的地方政府已经成型,人民要知道的是地方议员如何服务人民,如何改善人民的基本建设和生活水平。地方议员必须走人群众,了解人民所面对的问题,而不是霸着粪坑不拉屎,将一切的民生问题转嫁在行动党人民代议士的身上。行动党人民代议士和党领袖一直以来都接获许许多多的民生投诉;如马路坑洞,路灯失灵,水沟阻塞,清理野草,垃圾堆积等问题,这些都是地方政府议员没有尽责履行职务的最佳佐证,在人民投诉无门后,被迫向行动党投诉。

行动党由始至终都提倡推行地方议会选举,将选择权交回给人民。唯有民选的地方议员才能真真切切代表人民,为人民提供优质的服务。毕竟,在现有的委任机制下,地方议员只需向他们的政党负责,而不是渴望他们提供服务的人民负责。况且,在民主社会的国家,身为纳税人的人民有权利投选代表和提他们服务的地方议会领导。


Wednesday, August 3, 2016

黄培根轰市议会失责,泥沟几十年不“升级”

诗巫地方政府严重失责!一个即将迈向陞市地位的城市竟然在市区范围内的排水沟还是几十年来一成不变的泥沟。地方政府是否保留这些泥沟做为诗巫的“文化遗产”供游客参观?令人感到困惑的是,相关单位连最基本的排水沟都无法有效的管理,又有什么样的“本钱”自我吹嘘,高谈阔论可以将诗巫陞格为市?

行动党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偕同助理前往勘察选区内主要道路旁的排水沟,当中包括;巴拉路,英雄路,乌也路,伊干路等。这些道路旁的泥沟都拥有同样的特色,那就是沟内都长满了野草,绿油油的野草给人感觉这些水沟是做为栽种的用途,而不是用于排水。从水沟里野草的长度和浓密度可以看得出,这些水沟根本就没有定期获得清理。野草,淤泥,垃圾和废弃物的堆积严重阻碍排水,再加上窄小的水沟宽度,根本无法达致排水的功能。沿路观察一些的排水沟,到了尾端的部分竟然可以从有沟变无沟,这样的奇观真的叫人无法接受。

行动党呼吁地方政府必须严正看待其管辖范围内的排水沟,不流通的排水沟不仅会引发闪电水灾,而且发出恶臭的沟水将困扰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以巴拉路(麻雀路地段)为例;水沟沟水不流通,已经对当地的居民带来困扰,居民每天必须嗅着臭味过日子,如此不堪的卫生环境叫人民情何以堪?

行动党认为,相关单位应该提升所有主要道路旁的泥水沟至洋灰暗沟,以一劳永逸的解决排水系统及道路建设的困境。洋灰暗沟不仅可以美化环境,避免垃圾丢入沟内,宽敞无阻的水沟建设也使排水更加的顺畅。另外,覆盖式的洋灰沟也可以做为行人道,为行人提供便利及保障道路使用者的安全,避免车辆意外跌入水沟的危机。

做为负责任的地方政府应该时刻监督和解决人民所面对的困境。诗巫排水沟的问题已经困扰人民几十年,新任的地方议员必须走入群众,解决民生问题,而不是将人民的事情置之不理。

行动党希望这些主要道路旁的泥沟可以立即获得提升,也希望相关单位不要继续习惯性的以拨款不足来作为推卸责任的挡箭牌。毕竟,纳税人有权利享有这些最基本的建设和服务供给。倘若,以相同的逻辑,人民是否也可以表示面对财务困境的时候不必缴交6%消费税,或其它税务?况且,新任的地方政府部部长沈桂贤也曾信心满满的公开表示不用担心资金短缺和缺乏人力的问题,他将会为地方议会提供相关的需求。








DAVID WONG'S BLOG

MOUTH PIECE 4 SARAWAKIAN

Blog Archive

Labels